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推荐
王山岭袁桂兰夫妇的艺术人生
2016-12-24 15:52:21 作者:王冲

       一个擅长绘画,一个专长写字,一个任教于天津美术学院,一个任教于天津理工大学;琴瑟和鸣,比翼双飞。

  王山岭和袁桂兰是一对恩爱夫妻,他们在艺术的海洋里相互扶持,搏激斩浪奋勇向前,在书画艺术领域里博采众长大胆创新改革,继承推进中国书画艺术,传道授教解惑于莘莘学子,为中国瑰宝更加发扬光大做出自己的贡献。

  王山岭艺术简介:

  王山岭,1950年8月生,曾用名王旭东,字钧石,号岚溪。1976年天津美术学院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 原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全国院校美术大赛评委会评委(九人常委)、中国刘奎龄书画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天津市国际文化交流研究会书画院院长、 香港世界华人远程学院美术专业终身教授、 王学仲艺术馆艺术研究员、中国美术家交流协会副主席、 联合国国际美术家联合总会天津市执行委员会主席、 山东滕州建设有王山岭、 袁桂兰艺术馆。 十八大期间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王山岭教授做客央视演播厅拍摄专题片, 在天安门广场亚洲第一屏(中国印)反复播放。拍摄有个人故事片«摩天轮下的爱»。艺术业绩收录在«世界华人艺术家辞海»等多部辞书中。

  仰天舒啸,万谷轰鸣——王山岭其人其画

  文/刘延龙

  王山岭之名何其响亮: 立身崇峨, 云海苍茫。仰天舒啸,万谷轰鸣。

  一如先生美名之壮阔,他笔执千钧,力拔崇山。落强沉雄,气吞山河。

《万里晴江万里烟》

  观王山岭先生画作,有危崖绝壁、追人眉字之促。山岭先生精工山水,不囿成法,逾越高峰颇见胆识 。 «琼崖缀玉路凝霜»饱蘸浓墨 , 大笔纵横,直抒胸臆,呵气成霜。苍莽间,冻云演塞,融雪出春。先生以浓重的湿墨积染峭壁悬崖, 参以焦渴的粗线勾出山石的肌理轮廓, 黑的山、白的雪、点簇的树从、线勾的石径,由点及线,积块成面,以黑衬自,以明破暗。矛盾的对立统一在王山岭先生笔下阐示得尤其充分: 大黑之中间以小白,大白之中间以小黑,沉寂隐喻萌动, 阳刚 辅以阴柔, 原本复杂琐碎的东西被收拾得如此完美和階, 这不能不说是王山岭先生的过人之处,深不可测的沟壑阴森浑穆, 高不可攀的峦有路可寻,极尽壅塞之中现出一线光明,极度寒冷之时透出一线春意,正如绝处逢生,胸中忽然开朗。

《琼崖缀玉路凝霜》

  王山岭先生得天独厚,家学渊源。历览前贤之瑰宝,当今诸家之英华,他深知步人后尘不如独辟蹊径。人所不及,别有洞天。画以必画,手以应心。眼以摄魄,取之于神。炼之于脑,成之于胸,出之于胆。不为物所困、人所扰,当于自我之真情感受为发端,其间自然意趣横生。所谓“画”与“化”实则一脉相通,非对物象拘泥描摹可论堂奥。

《空谷传声从天落》

  如果说《琼崖缀玉路凝霜》呈现了画家笔墨的淋漓酣畅,那么《空谷传声从天落》则无疑体现出画家构制的凝重雄浑, 大气磅礴。 扭曲奋挣的山脊裸露着金玉一般坚实的肌肤; 势可擎天的巅峰燃烧着如霞似血的丛林, 一泓飞瀑直泻而下,烟岚浮动,雁阵惊寒。主峰之如天外飞来的硕大石钟,铿锵落地,砌玉明霞,含露流珠。石壁铮铮,若闻玉响罄鸣,天地震动。山何其重, 压得地也下沉;岭又何其高,顶得天也上升。王先生笔力之重,意蕴之深于此可见端倪。

《大寿》

  王山岭先生主张画贵有己, 有自已对自然世界之感悟,对传统经验之认识。既不重复前人也不重复自己,旨在领悟造化,与天地交融,敢为人所不为。所谓不破不立,自是独具风神。

  “黑白分明”在王山岭先生的山水画中有着极为强烈的体现 。 画家不在黑白过渡的中间色调上花费笔墨, 直接以浓重苍润的深黑托出清新明亮的纯自,愈显出山石质感的坚实与厚重。千净利落,气度不凡。 “黑”与“白” 是中国画传统的根本基调。黑为阴柔,博大而深沉;白为阳刚,热烈而奔放。刚柔相济,法之自然。

《竹石图》

  “神完气足”更可以说明王山岭先生画作的底蕴丰厚。王山岭先生笔捺万钧,势如奔雷。凝神省墨,气冲毫端。线如断玉,墨如翻云。玉折而神在,云翻而气生。落墨之迅疾,如蛟龙入海潮涌浪翻;意态之沉着,如大将临敌,处变不惊。

  王山岭先生为艺如其为人,纵逸旷达,不避门户,广征博采,触类旁通,虽思绪置千万依然指挥若定,堪称画坛之英才。

  袁桂兰艺术简介

  袁桂兰,1950年出生,河北唐山人。1975年天津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天津理工大学任教,并任该校书画社副社长。为著名书画艺术家王学仲教授入室弟子。

  现为中国书法研究院艺委会委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敦煌创作中心创作委员、中国华艺书画院副院长、中国楹联学会会员、 中国刘奎龄书画研究院研究员、 王学仲黾学书院研究员、天津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世界华人远程学院美术专业终身教授、中国书画印研究院教授、天津山水画研究会常委理事等。

  胸中几多丈夫气,独持铁杵立昆山——袁桂兰“殊体结盟”书法初探

  文/刘延龙

  向以温润柔美,婉约恬静印象女性书法。偶见袁桂兰榜书大字, 其雄健恣肆出人意料。

  初识袁桂兰芳名,觉幽兰香远,月桂晴明,袅袅雅风清韵。值袁氏翰墨,陡然理聚雨倾覆,惊雷奔突,更教“开窗放入大江来” 。

  «沁园春·雪»

  书贵有真气,无矜持,拘泥之犹疑。袁氏书«沁园春·雪»笔势凌厉,堪比汉魏“虎痴”酣战沙场,痛快淋漓。 “北国风光”的展转深入,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寒凝风烈。其起止的轻重提按,刚柔使转,疏密离合,拓开“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寥廓壮美图卷。 “秦皇”的峨冠广袖, “唐宗”的博带丰腴,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健硕剽悍,皆于笔墨间精神闪烁。

  诗词书法在乎情景妙造,不唯抄录言辞为能事。袁氏书“一山飞峙大江边”神思入化,落笔惊沙翻云覆雨,风驰电掣。布白参差如千岩拥翠,奇峰突起。点线飞动,跌着劲拔,尽显“跃上葱茏四百旋”纵览天下的胸襟。

  汉字衍生, 意象唯美, 又因疆域异形而符式化分。自秦汉以降,法书规范,笔墨承启,真草诸体形式纷繁。风韵流转,跨两晋、越隋唐。宋元纵逸、明清疏朗。至徐天池,王觉斯,郑板桥,何绍基, 一吐沉郁, 冲破藩篱更趋自由 。

《吉祥如意》

  袁氏作书, 维诚维新。 其笔墨意趣颇具时代特征,,而文字的殊体“结盟”又显见其对书法传统“表情达意”的进一步演绎与现代“视觉形象”的深人探索。

  繁简相辅, 殊体杂陈, 这在书法创作中不乏先例:如清之郑燮,近人齐璜等。不唯谋篇布局之需,亦逸气情致使然,所谓筹措之间,随机生发。

  所以,书须有真意,无描摹,因袭之、浮泛。袁氏书«三国»开篇词,颠覆结体工稳格局。易位弄险,取危崖探海,云舒浪卷之势;零落繁复,得细雨烟霞,缥缈、绚烂之妙。 “东逝水”的曲转离合, “浪花淘尽”的波澜激荡, “转头空”的弥远雄阔, “青山依旧”的梦回无迹, “惯看秋月春风”的朴茂天真。

  其笔墨状态由豪饮浓烈的放旷, 至浸润清芬的恬淡;由恣肆跳纵的奔突,至吟味流漱的悠然。所谓:绚烂之极,复归平淡。不唯流光逝水,亦返朴归真的形象诠示 。

  由繁复的鸿篇到简括的题记, 袁氏借助笔情墨象将风起云涌, 波澜壮阔的激越和壮士拔山、 气吞如虎的雄浑展露无余。

  艺术的责任在于创造一个崭新的理想世界, 不唯习惯性的技术重复而乏善可陈。其魅力所在是于有意无意间真情流露和经年累月中精神飞跃。

  袁氏作书,抱朴守真竭尽至诚。抑或烂熟于胸的文字也要几易分布, 再三置陈, 其书法意识的自我觉醒与笔墨拔艺的不断完善, 无疑将书法创作推向及广博, 弥深邃的哲学境界。

  品袁氏书作,如歌味沧浪,更于乍暖还寒时,得沐春风, 吮甘霖, 纵有万千愁绪也荡然无存 。

  “宝地滕州万荷红,微山湖碧水波清” 。 (袁氏书山岭«膝州赞»)书家将心中的愉悦和着激昂于毫颖墨色间尽情宣泄。足足九十八言体量一气呵成,如急流飞雪,散珠坠玉。又如碧落墨垂,璀璨斑期。更闻金声玉振,万马嘶鸣。一一何其壮观,又何等丈夫气概。

  书法艺术传承至今,由繁入简,错综其迹。篆法隶变,草行繁衍,革故而鼎新。又流派纷呈,风格通异。 得以汉字流播,浩如烟海,几多人文历经熔铸,垂范后学,更待弘扬光大。

  于是继承传统的同时, 深入发掘, 努力拓展才无愧于时代 。 在当今书坛, 袁桂兰一洗女性的文弱纤细而又不失精致,以其特有的文字表现形式,释放其对书法艺术的认知与热忱。

(责任编辑:王冲
点击排行
名家推荐
市场分析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北里甲11号楼西侧201室
E-mail:2924335206@qq.com
Copyright © 2016 yihaizg.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华夏书画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6333号-2